吴邪--天真的二次方

超蝙不逆不拆 狗崽不逆不拆 酒茨不逆不拆 瓶邪不逆不拆 博晴不逆不拆~~~~以上。

【超蝙】你脱了衣服我也认得你(一发完,傻)

三花:

 克拉克感觉有人在抚摸他的脸,轻柔地像沉浮在充满温暖黄色阳光的水里。

他在那只手触碰到自己脸上的那一刻就清醒了过来,那只是一只温暖干燥的手,一只普通的手而已。

这使他猛地睁开眼睛,然后他看见了布鲁斯·韦恩。那只手抚摸着他的脸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温暖的指尖触感依旧停留在脸上。

“布鲁斯……韦恩?”克拉克迷惑地轻声说出那个名字。

“克拉克……早。”布鲁斯连忙把迷迷糊糊中搁在克拉克脸上的手收回被子里,还扯了一把被子盖住他自己什么衣服也没穿的胸膛。

可是,噢,他忘记他和克拉克盖的是同一张被子,克拉克赤身裸体地从被子低下露出来了。

“……”

“呃……”

克拉克低头看了一下突然凉飕飕的身体,稍稍扯过一点被子盖住中间的地方。

“你的衣服在地上,不过破掉了。”布鲁斯指了指地上。克拉克看过去,看见自己的衣服确实在地上,胸口破了道口子,那是多么鲜艳的红色和蓝色啊!

克拉克惊慌地睁大了眼睛看向布鲁斯,更让他惊恐地是,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亿万富翁都知道了些什么!?

看着睁大眼睛的克拉克,更加凸显了他长长的眼睫毛。

布鲁斯抱着被子耸耸肩,“怎么了?超人?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吗?”难道我还得帮你补好你破掉的衣服吗?

“什么服务!?”克拉克又拉住了一些被子,惊叫。

“脱掉你的衣服,再把你放到床上什么的,很奇怪吗?”布鲁斯皱着眉头问。早知道就把遭了氪石粉音爆弹之后又撞到头的超人丢地上了。

“你知道我的身份。”克拉克不大想深究布鲁斯说的事情。“这个世界上知道我身份的只有我爸妈。”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

“还有什么问题吗?”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

“你失忆了?”

克拉克摇摇头,“我好像宿醉一样,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布鲁斯撇撇嘴,他懒得多做解释,做了几个手势。

看着布鲁斯“激烈中透露着粗俗”含义的手势,克拉克心里越来约不安。他抬起一边眉毛,小心翼翼地问,“这是……什么意思?”克拉克隐约记得自己昨天应该是在大都会的皇家酒店采访布鲁斯·韦恩的,然后发生了一些骚乱,但是他记不起来了。

“……”布鲁斯撩开被子打算坐起来,“我要起床了。”

“我……我也该去上班了,我好像迟到了。”克拉克扭过头去,让自己落在布鲁斯身上的目光移到一边去,“你能借我一套衣服吗?”

“啊?”

“我不想让超人早上从布鲁斯·韦恩的房间离开变成一个热门话题。你知道的,我在儿童和青少年人群中有很大的影响力。”

布鲁斯控制住自己想扇超人一巴掌的右手,可怜一下你自己的一把老骨头吧!“克拉克·肯特从布鲁斯·韦恩的房间离开就没问题吗?”

“我自己是没有问题的。”

布鲁斯的手呼向了克拉克的脸。

最后痛的果然是自己的手,布鲁斯捂着自己的手咬紧牙关忍耐这阵闷痛。

 

“哇,这套衣服有一点点紧。”克拉克说道,他试图让前襟豁开一个橄榄形小窗的衣服能把他的胸毛包裹严实。“能再借我一根领带吗?”或许他能用一领带挡住那个拢不牢的小窗,让他看起来更低调一点。

“别得寸进尺。”布鲁斯愤愤不平地说。“你还想留下来跟我一起吃早餐吗。”

“可以吗?那我可以在吃早餐的时候顺便采访你吗?你知道的,昨天的采访还没有完成……而且我的录音笔不见了,我想我们得从头开始。”

“可以,你找我的秘书重新预约一个时间。”

“可我等不及了。我们能尽快开始吗?”克拉克仍然记得自己并没有备用稿件,他一定得赶在交稿时间前给出一篇东西。

“不行!”布鲁斯吼道。他才不想再跟这个外星人继续待在同一间屋子里。

 

 

“新闻!我要新闻!!明天前给我一篇,不然我就把你填在报纸上的天窗里!!!”佩里主编的手指高高地指向办公室的玻璃窗。

克拉克诺诺地答应了。时间紧迫,他的线人提供不了太多马上能用的素材。好在他觉得自己有充足的理由去找布鲁斯·韦恩。而且据说他还会在大都会呆上几天,考察当地工厂。

克拉克仔细地想了想如果把自己变成与布鲁斯·韦恩相关的新闻当事人会怎么样,不,不行,一个人不能同时有2个互不相同的新闻身份,那会让自己像同时和2个约会对象相处一样困难。

 

>布鲁斯/蝙蝠侠:我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我。<

 

克拉克用一袋子绣着布鲁斯名字的衣服作为敲门砖回到皇家酒店去找布鲁斯。给他开电梯门的门童挑挑眉毛,嘴一咧,露出灿灿白牙,“哈,你!”

“可不就是我嘛,早上的那个。我又来了。”

 

 

“克拉克·肯特,你又来了!”布鲁斯看着这个去而复返的小记者,感觉有点头疼。

“我把衣服还给你,而且我想问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受企鹅人控制的大都会黑帮在晚宴上出现了,我被威胁了,然后你穿上制服出现了,然后被氪石粉音爆弹袭击了。然后蝙蝠侠出现把骚乱解决了。但是你昏迷的时候被砸到头,我帮助了你。”布鲁斯一边说一边用上一些暴躁的手势。

克拉克点点头,他现在终于明白布鲁斯的那些手势是什么意思了。

“谢谢你帮助了我。可是为什么蝙蝠侠来了都不跟我这个老朋友打声招呼呢?”克拉克想,如果当时蝙蝠侠顺便帮助了自己,他大概就不会在早上从布鲁斯的床上醒来了。似乎,布鲁斯喜欢男人?克拉克眨巴眨巴眼睛。

“你喜欢超人吗?”

“唔,什么……什么!?”布鲁斯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

“嗯,就是早上,我,你,为什么没穿衣服?”

“你的制服全是尘土,要么脱光了睡床,要么你就躺在地板上。如果你觉得奇怪,你最好反问下你自己。”

“可是,你还摸我。”

“我没有要摸你!我昨晚担惊受怕还把你从顶楼餐厅带回房间,累了一晚上,早上刚睡醒怎么会记得躺在自己身边的竟然不是个女人呢!”

“噢!”克拉克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抱歉,却又被富豪纸醉金迷的放浪生活给打击了。“真不好意思,我以为关于你的八卦报道总有那么几条是真的,比如,喜欢男人什么的。”

“那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克拉克·肯特?”布鲁斯抱起手臂靠在了沙发上,找到一个舒适的角度来放松他的脊背。

“你至少会喜欢超人。”

“我是挺喜欢他的。毕竟他也救过我几次,”布鲁斯又开始做起了手势,他摆动了下那只拿惯了香槟杯的手,大概是想起来超人前几次救他的事情。“而且他还破坏过韦恩集团的资产。”

“那只能说声抱歉,谁让你的资产遍及全球呢。”克拉克说,“那么说,你真的会喜欢超人?”

“谁不喜欢呢,是吧?”布鲁斯咧嘴一笑,“就像别人喜欢我一样。”

“你知道吗?我昨天有带着一只录音笔,如果没有弄丢的话,我应该就能完成我的报道了。”克拉克无辜地皱起了眉,“昨晚的情况一定混乱到蝙蝠侠放任我流落到了你的房间。”

“是啊,神子,那么你为什么不努力回忆一下你昨晚的采访内容呢?一定比现在的闲聊要精彩。”

“韦恩先生,我可以叫你布鲁斯吗?在我再次开始采访前,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更融洽的氛围。”

“当然了,克拉克。”

“那么,我想问,你昨天是在哪里救助了我的?”

“你被氪石粉击中之后,直接摔到了酒店外围的护栏上。万幸那时候蝙蝠侠出现了,他让我脱了困。我就在护栏那里发现了你,你昏迷了,随时有被坏人抓走的风险,而且我猜你一定不想让人发现你被我带回酒店房间,我还用窗帘把你包裹了起来,就像个在逃难的妇女把自己包裹起来一样。”

 

“可是,我刚才在你说的护栏那里发现了这个。”克拉克拿出一个抓锁绳,一看就能感受到明显的属于黑暗骑士的风格。

“噢,这是什么?”布鲁斯眨眨眼睛。这种东西他的仓库里倒是有很多,但是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出现。

“该你来告诉我。是不是你用这个小道具阻止了我直接摔到大马路上?蝙蝠侠。”克拉克走到布鲁斯跟前,弯下腰把那个抓锁亮给他看。

“嗯?”布鲁斯想假装扭头看身后,他的脸还没偏过去,就被克拉克掐住了下巴。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蝙蝠侠,蝙蝠侠,蝙蝠侠。”克拉克抓住布鲁斯的沙发两边的扶手,挨近他的耳边说着他夜晚的称号。

“我是……布鲁斯·韦恩!”布鲁斯缩着脖子,试图滑进椅子里,但是克拉克的脚叉开稳稳地站在他跟前。“你别想对我干什么,我在哥谭可是说得上话的。”

“我能对你干什么呢?”克拉克越靠越近。他一靠近,布鲁斯就像一个无骨猫一样往沙发里躲。“触碰你?亲吻你?抚摸你?还是……可以干你?”

“啊!救命!!!”布鲁斯的腰都快直接躺在沙发上了。他又想起蝙蝠侠被超人追着告白的那次。他驾驶着自己的蝙蝠飞机冲进雨云里的时候,超人在他的飞机驾驶舱挡风玻璃上用手涂了一个 I ♡ U……

布鲁斯绷紧了身体,他要在克拉克腿和手臂圈出来的空间里脱离出这把危险的椅子,却在跳起来的那一刻,被克拉克搂住腰带进了怀里,一起坐在了那张沙发上。是啊,还有谁能比超人更快呢。

“我不是蝙蝠侠。”布鲁斯努力掰开扶在自己肚子上的手指头。“你的记忆出错了吧。”

克拉克埋头在布鲁斯的脖颈里,嗅着他身上香水、衣物柔顺剂、薰衣香料、沐浴液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的柔软的清香,没有蝙蝠装甲包裹着,这股香味更加清晰浓郁了。

“不,昨晚的事,我还是没想起来,不过,如果让我错过这么明显的线索就太不应该了。蝙蝠侠的抓钩,还有你身上的伤痕,我记得,这里有一道,是我的责任”,克拉克的手顺着记忆中伤口的方向摸去,那是一道横过胸口的伤,那道伤口很重,是他没有保护好蝙蝠侠,现在这道伤痕已经变淡了,但是并不会消失。“为什么不承认呢?我早上看到你的身体,你身上那些伤……别想否认。”

“为什么跟我告白。”布鲁斯受挫地放弃手上的动作,让全身的重量压在克拉克身上。

“因为你喜欢我却不跟我告白。”

“人人都喜欢超人,我也不例外。根别人比起来,这没什么特别的。”

“是啊,可是我不会回应所有人的爱意,你的除外。”克拉克看见布鲁斯的耳朵尖红了,他轻轻地咬住布鲁斯的耳垂。“我爱你。”

布鲁斯被这突然的袭击吓到,他回过头看着克拉克,又被克拉克准确地吻到了嘴唇。

 

---------------------------------

“布鲁斯,你能改掉你裸睡的习惯吗?”完事后,克拉克给累瘫了的布鲁斯穿好衣服,拢起衬衣前襟,一颗一颗扣好纽扣。

“为什么?”

“太……性感了……”

-END-


评论
热度 ( 681 )

© 吴邪--天真的二次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