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天真的二次方

超蝙不逆不拆 狗崽不逆不拆 酒茨不逆不拆 瓶邪不逆不拆 博晴不逆不拆~~~~以上。

生息(1)

常往:

*带球带球带球 预警预警预警
*根本不会写肉 从来没写过球 只是因为微博上一位“有效改善腋毛分叉”(严肃不要笑)太太 她让我觉得“你有手有脑天天大喊你爱超蝙你凭什么不写带球!”....我没有经受住良心的诘责
*正联入坑 哼超本蝙 很多不懂不了解慢慢摸索 希望大家原谅也超级期待指导 谢谢谢谢

-----------------------------------------------------
Bruce Wayne先生站在他宽阔到令人愤怒的的衣帽间里,在等身落地镜前把青黑色的西装衬衫在后腰处慢慢掐紧。
他强健的身体上线条仍然凛然刚硬,唯独腹部浅浅浮起一片,柔软的,圆润的。
你知道的吧,即使是蝙蝠侠也没法掌控一切,更何况他仍有一部分,永远是Bruce Wayne的血肉之躯。
Bruce凝视着镜中的人,觉得陌生而玄幻。
他一言不发,抬起双手缓缓掩面。
长长的一声叹息。

联盟在每周五晚例会,Bruce冒小雨来,他近来有时昏昏沉沉,睿智大脑发生微不可查的偏差,记忆力踮起脚悄悄溜走,理所当然忘记带伞。
除了常住这里的Barry,其他人也都已经到齐,炉火被生起,屋子里暖意融融。
大家与他简单招呼过,海王看他神奇的竟有一点狼狈,于是调侃“嘿,你知道我能控制雨吧,而你现在看起来像是条可怜巴巴的水草。”
没人懂这个见鬼的比喻,钢骨皱着眉头质问他“你能控雨?是只有雨还是能操控天气?这很重要你为什么不早说?”
“嘿!我需要告诉你吗?我是海王!海的儿子!雨是水,有什么奇怪!没去过大海深处的人就爱大惊小怪。”说着说着简直要打起来。
Bruce顿觉头疼,荒原狼一役后他们形成战斗友谊,但一个团队需要的绝不仅仅于此。他们任重道远,急待领导与指引。
Bruce正要说点什么,但闪电侠在他身边像一棵雨后的春笋般,突然冒头。
“你好像胖了一点?是我的错觉吗?”
“......”
Bruce腰背笔直,不说话,只眼神慢慢的扫过去,Barry浑身一抖,光速瞬移到二楼的拐角试图把自己藏起来。
“不是错觉,”Diana探究的看他,她从刚刚Barry找死时就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Bruce的肚子上了。她若有所思,然而最终失笑,抖抖手里的画刊漫不经心道,“我也觉得你的体型有些变化,但说不太好那个感觉,嗯,感觉不是单纯的缺乏运动过度进食的肥胖,而是.....Bruce你知道你闻起来有棉花糖热可可的味道吗。唉,男孩们啊,怎么快一百年过去了,你们还是这么不可理喻?”
Bruce僵硬的克制自己。他其实有点迫切的想去闻一闻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怪味道,然而理智告诉他NO,至少不能在这。
“还有Barry,不要当面指责别人的身材,so rude.”
“哈..哈哈..哈”闪电侠干笑几声试图缓解气氛,然后他知道这完全徒劳,蝙蝠侠先生正视图用他深邃的双眼瞪死上帝之女,而不老不死的美丽女人不为所动,拎起一页画纸赞赏的查看。
天,大姐姐说的对,他们都只是一群小屁孩罢了!四十岁,二十岁,没差的!人生太短了!四十岁的蝙蝠侠仍然觉得他能和超人先生一样,双眼发出灼热光线瞪死人?棉花糖热可可味?哈?搞真的?
闪电侠深觉人生苦短,而成熟遥遥无期。

人群散去后,Bruce解开风衣衣扣靠进沙发里。
他已决定要隐瞒一些事情,不是只是嘴上不说的那种,是抹除一切痕迹与线索,甚至不表现出一点情感波动,让那些事,在哥谭,在地球,在整个宇宙,都仿佛从没发生过一样的那种隐瞒。
他自认很擅长这个。
蝙蝠侠有能力处理一切,只需忍受隐瞒背后刻骨的孤独。

超人先生复生之后,没有回报社上班。毕竟大家能接受“超人复活啦”这种事,但对“因公殉职的小记者也复活啦”这种事还是有些悚然的。
Clark一时闲下来,最近只在农场旧居里休息,写写稿子,看太阳一天的变化,陪母亲聊天,以及,等Louise回来。
她最近刚刚升职,辛苦但幸福,身上光彩熠熠。
这世界如此美好,超人先生觉得她值得自己的一次生命。
他当然也去救人于危难,打击犯罪,只是再没碰到那位蝙蝠先生。这还蛮怪,以前他们总是因为对犯罪气息有相同敏锐的嗅觉而撞车,不可说不尴尬。而现在却这样不断错过,氪星之子已经开始觉得有点奇怪。
而那份隐约的无奈低落与偶然的怅然若失感呢?Clark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干脆不去深究。
Bruce不见他,久而久之他恍然大悟Bruce其实是在躲他。
他顿生愧疚,反思自己刚刚复生时因短暂失去记忆而作出的的过激举动实在伤人。可Bruce事后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他以为此事已经过去,Bruce不是计较的人。可现在看来,唉。
超人先生忍不住叹气,他必须登门道歉。
然而,“少爷有些事情急需处理,恐怕最近没有时间与您会面。”老管家彬彬有礼但不容质疑。
然而蝙蝠侠先生不愿见他。
Clark心里沉沉,只能请老管家转述。说他说的话真的很伤人,他希望Bruce知道那些并非他秘而不宣的心里话,而只是在复生初期因恐慌,愤怒催生的自我保护机制。
他很抱歉。
阿尔弗雷德犹豫一下,说好的,但是不必抱歉,不必,少爷不为这种事情怨恨别人。更何况是您,我看得出他心有愧疚。
Clark惊讶,他为什么愧疚?没有人对超人有愧疚感。至少在他死去前没有。
老管家不再说话,恭敬的请他喝茶。
此时Bruce在蝙蝠洞的小卧里沉沉入睡。他近来喜欢封闭的空间,温暖,柔软,有安全感,有归属感,仿佛冬眠。

他们终于还是相遇。
Louise知道Diana的真实身份后,对这位强大美貌的女神钦佩不已,特地让超人先生来做说客,承诺只需一次一刻钟的关于艺术品养护的采访。
百十年来,Diana容颜不改,但内心已遵随时间真实老去,整个人浮躁锐气隐匿,和蔼又温润,很好说话的一口应下。Clark欣喜的与她继续聊天。
他们聊到体育新闻时,Bruce开门进来。
他忘记预约,然而事情紧急,只能失礼的直接拜访。Diana虽然不甚在意,但Clark大吃一惊。
“嘿,Bruce,嘿,我们好久没见,阿福说你很忙,我想也是,所以没有再打扰。他有转告我的话给你吗?”超人先生主动打破局面。
Bruce神色紧绷,然而冷静的关门进来,挑一张单人沙发和衣坐下。
“有,抱歉北方有一些事我必须去看看。”
“啊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他想起阿福的话,把顶到舌尖的“很抱歉”生生咽下。
Diana坐在中间,觉得气氛诡异,忍不住把两个人来回审视几遍。
“你们还好吗?”
结果两个人都不答,Diana觉得无奈。蝙蝠侠和超人的恩恩怨怨说不完道不尽,深究起来两个人根本不该共处一室还没把她的办公间拆的七零八落。
很多事情,误解、矛盾、愧疚、遗憾、说不出口的真心,别人一点帮不上忙。
Diana不去插手。

Bruce来找神奇女侠确有急事,但却不是想让超人得知的急事。
他犹豫一会,心里艰难审度,终于下定决心,说:“Lex越狱了。一个有超能力的人救走了他。”
Diana担忧的皱紧眉头,“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一天前发现,但他们找了替身在监狱里,具体时间已经不好确认。通缉令发出去了,没有目击者,没有影像资料,没有信息记录,他大概已到公海。”
三个人都沉默下来,知道此一劫怕是又要费心费力,难以避免。
“我会去搜寻他。”超人先生严肃的承诺。他真的是天生王者,太阳之子,仿佛周身光芒,充斥活力,每一句话都带着让人信服的沉稳力量。
Bruce看着他,忍不住微笑。

他们又落实了一些事情,决定这周五在联盟的会议上与大家详谈。然后Diana推说去卫生间,把宝贵时间留给明显从Bruce一进来就有话要说的超人先生。
她关门前向Bruce扬扬下巴,然后冲Clark眨了眨眼。
Clark突然语塞。
但他不想错过这机会,于是当机立断:“Bruce,我们谈谈。”
Bruce抬眼看他。
“我以为Lex上一次的事情已经过去,我们只需要面临这一次的挑战?”
“是。”
“可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即使是超人的透视也没法看穿人心,但Bruce因心虚而紧张,他第一时间挪动搭在扶手上的右手护在腹部。
Clark眉头皱的更深,奇怪的看他一眼。
“我没有意愿去有别的想法,但如果有,也很正常。你的死与我有关,你是个好人,我的判断有错,方法有错。”
这愧疚看起来有理有据,理所当然。
但Clark觉得他在避重就轻,Bruce反常与疏离的原因绝不止于此。
可他无法追问,因为Bruce声明还与人有约,起身要走。
Clark跟着腾一下站起来。
“我不再当记者了,可以去你那里工作吗?文案,策划,记录,只要有空缺都可以。”
“你来,随时都有你的位子。”Bruce没有转身,仅仅片刻停留,说完便离开。
Clark看他背影,忽然觉得他陌生。
然后又恍然察觉,自己与Bruce Wayne,其实从来都称不上熟悉。

评论
热度 ( 375 )

© 吴邪--天真的二次方 | Powered by LOFTER